北京快乐8手机计划软件|北京快乐8中奖号码网易

梅蘭竹菊真君子 ——著名畫家吳澤全印象

  • 2019-01-11
  • 四川藝術網
  • 吳澤全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分享:

戊戌端午前夕,蓉城西郊碧華鄰。窗外鳥語花香,屋內書卷氣濃。握手落座,清茶一杯。談詩論畫,其樂融融。


與國畫家吳澤全先生促膝長談后,記者得到兩點啟示:一個真正優秀的畫家,不在于學歷的高低,而在于學力的高低;一個真正受讀者喜愛的畫家,其作品中一定融入了畫家的思想、閱歷、格局,融入了畫家的美學理想、藝術實踐、普世情懷。只有這樣的畫家才能走得高、走得遠,才能走進讀者的心里。

 

認識吳澤全老師,是在四川省老教授協會天府畫院“六·一”國際兒童節前赴綿陽白蟬鎮博愛小學,舉行優秀傳統文化進校園的活動上。初見吳澤全老師,給人一種似曾相識的親切感,也許這就是緣分。吳老師天庭飽滿,地閣方圓,鼻正口方,笑起來滿口白牙,說話輕言細語,和藹可親,一派謙謙君子風度,典型的大學老師儀態。

 

其實,真正有所作為的畫家,不一定都是科班出身;不過,真正稱得上畫家的人,幾乎都是歷盡坎坷、厚積薄發、身懷絕技的行者。吳澤全老師應該就是這樣的畫家行者。


一方山水 養一方人

 

一個人的成長,離不開其幼年生活的環境,從小的耳濡目染,對一個小孩子日后的成長發展影響極大。吳澤全1944年8月出生于四川省興文縣(當時為古宋縣)一戶開染坊的人家,吳澤全說,當時那個小縣城開染房的有幾家,我那時年紀還小,也知道是怎么染的,用的顏料是土的,把那種手工織的布染成各種顏色。也在布上染花,跟蠟染的工藝有點像,但不是蠟染,而是把花紋刻在板上,把布放在板下面,再在板上涂粉或石灰,粉灰落在布上呈花形,染布時涂了粉的地方染不上色,最后再把花上的粉灰去掉,白色素雅的花就顯出來了。通常是染孔雀之類的。吳澤全告訴記者,要說染布對自己后來從事繪畫有沒有影響,還真的不知道。不過染出的布各種顏色都有,像電影電視中看到的那樣,將染過的布用竹桿高高撐著晾在風桿上,小伙伴們倒是常常在其中捉迷藏。

 

雖然吳澤全的父親因病較早離開了家人,但父親染布時色彩的配方、色彩的運用、色彩的效果,早已悄無聲息地傳遞到了小吳澤全的腦海里,融化在了血液中,為日后成長為著名的巴蜀畫梅名家,成為以“梅蘭竹菊”國畫創作為主要內容與特色的畫家,奠定了厚實的基礎。


俗話說,一方水土養一方人。吳澤全的家鄉山青水秀、風光秀麗。鐘靈毓秀,人杰地靈。

 

童年的吳澤全特別喜歡看連環畫,尤其喜歡看三國演義小人書,除了對連環畫中的精彩故事津津樂道,對連環畫中的英雄人物關羽、張飛、劉備、趙云更是崇拜,禁不住拿起鉛筆臨摹描畫,也許是心有靈犀一點通,居然將這些英雄人物惟妙惟肖地描畫出來,得到了家人、鄰居、同學、老師的稱贊。應該說,繪畫是兒童的天性。你看兩歲的嬰兒,在大人的幫助下,已經能夠拿起筆在白紙上涂鴉。吳澤全從小喜歡繪畫,與他生活的環境,接觸的人,與其開染坊的家庭潛移默化的色彩、造型、新潮,難道沒有深刻的影響嗎?

 

中學時,吳澤全開始有意識地學習繪畫,經常外出寫生、畫人物素描。那時畫一幅人物素描10來分鐘就能完成。少年吳澤全就像著了魔一樣,一有空,背起畫板就外出寫生,畫山、畫水、畫竹林茅舍、畫花鳥蟲魚、畫雞鴨狗牛。那時的古宋縣,文風樸實,山水地貌別具一格,大自然給小吳澤全帶來了歡樂,帶來了繪畫的靈氣。小時候家里窮,吳澤全就與自家兄弟靠幫人挑炭掙錢來交學費讀書。因縣城小而原生態,沒有專業的美術老師,在繪畫上,年少的吳澤全還真沒有正式拜過師,算是無師自通。這也印證了古老的格言:勤奮出天才。


天道酬勤 成就畫家

 

吳澤全是幸運的,1964年11月,中學剛畢業,正巧水利部成都勘測設計院到興文縣招工,經過報名、面試、資格審查,吳澤全應招到成勘院地形測量隊當了一名工人。吳澤全的任務就是為負責測量的師傅扛標尺、背經緯儀,按師傅的指示將標尺插入目的地,然后扶住標尺,任讓師傅通過經緯儀測量。這項工作既辛苦,又好玩,因每天的工作接觸的都是大自然的美景,對于酷愛繪畫的吳澤全來說,應該是天賜良機。在野外,出了做好本職工作,空余時間,吳澤全都用在了寫生上。那時也沒有美術老師教,全憑自己的感悟,陪伴自己的就是一支鉛筆。不過,美好的大自然就是繪畫者最好的老師,好山、好水、好風光,陶冶了自己的心情,拓寬了自己的眼界,打開了自己的格局。地質勘探隊的工作地點是流動的,吳澤全肩扛標尺,身背經緯儀,經過了許多巴蜀的山山水水,岷山的詠嘆,大渡河的訴說,水文地理的特征等,逐一展現在他的寫生中,后來成了他國畫中的重要元素。

 

吳澤全的夫人羅太群是老家鄰居的女兒,住在一個院子里,關了大門就是一家人,從小一起玩耍、一起長大,真的是青梅竹馬。1964年11月吳澤全被招工進了成勘院測繪隊后,同年12月,羅太群也考起了成都清江儀表廠技校,1969年,吳澤全與羅太群在省城成都喜結連理,有情人終成眷屬。

 

小家安在成都,加上成勘院總部機關也在成都,吳澤全回蓉城的時間多了起來。成都畢竟是三國時代的皇城,有2500余年的文明史,加之成都平原被譽為天府之國,鑲嵌在天府之國的明珠錦城自然熠熠生輝了。芙蓉城里文化發達、人才眾多,詩人、辭賦家、散文家、戲曲家、書法家、國畫家,群星閃耀,吳澤全能從一個偏僻的山區小縣,來到省會蓉城定居,真可謂三生有幸。


1970年初,吳澤全經朋友介紹,拜著名花鳥畫家劉既明先生為師。只要有機會,吳澤全就會去拜望老師,看老師作畫,聽老師講畫。有時吳澤全也恭請老師到自家寒舍,請老師指導繪畫。至今記得老師的諄諄教誨:“畫東西要一套一套地畫,畫好一套再畫二套,人生一世有二三套過硬的功夫就足夠了,切不可門門懂,樣樣瘟!”稍后,又拜書法名家丁季鶴先生為師,跟隨先生研習書法。丁先生見吳澤全天資聰穎,在傳統書畫上頗有發展前途,又將吳澤全介紹給黃稚荃先生學習畫梅花。黃先生教導吳澤全,畫梅花要博采眾家,要學習梅花的精神,深入進去。梅花在艱難困苦時,經得起風霜的考驗,當春天來臨時,就會傲然盛開。梅花代表了中華民族的精神,梅花報告了春天,但又不霸春,將明媚的春天讓給了其她花卉。這些金玉良言,已經在吳澤全的心里生根、發芽、開花、結果。

 

1974年,吳澤全在野外測繪隊風餐露宿近十個寒暑后,調回到成都工作,擔任成勘院機修廠工會主席。吳澤全有了更多的時間來學習美學、研究其創作技巧。從那時起,他便創作了大量以“四君子”為題材的作品。在眾多的花卉題材中,吳澤全更喜愛梅花,無論是遍地踏雪之紅梅,還是點點寶石之墨梅,都臨風可動,暗香猶在。他托梅言志,以梅喻已,創作出大俗大雅、大氣大意的梅語竹聲。吳澤全認為,在眾花中,梅花性格最美,她把春天讓給其它的花,自己卻迎著寒風獨自綻放枝頭,這是一種謙謙君子的品格,值得大家去學習、發揚、光大。

 

中國有句古話:名師出高徒。經過幾十載春夏秋冬筆墨丹青研習,吳澤全終于在水墨丹青之路上,形成了自己的風格,尤其在“梅蘭竹菊”的國畫創作上,別具一格,達到了相當高的水準。


名家點評 豁然開朗

 

中國有句格言:寶劍鋒從磨礪出,梅花香自苦寒來。

 

吳澤全的“梅花”終于到了爐火純青的高度,請看著名美術評論家、國家二級教授、四川博物院首席專家、四川省老教授協會天府畫院學術院長魏學峰的評論——《情與梅竹共》:    


吾蜀畫家吳澤全,師從一代名流劉既明、黃雅荃、丁季鶴諸先生。操翰數十載,廣涉山水花鳥,尤喜梅蘭竹。吳君出生蜀南竹鄉,在細研竹之特征的基礎上好習不倦,真積力久,秀逸天成。他寫竹,筆勢飛走,生氣藹然,既具柔韌之氣,又不失峭撥之勢,生動地表現出竹的高潔、堅貞之美德與傲然、超逸之品格。


吳君的心靈之魂亦常徘徊于梅林,他的墨梅以白描圈線法與其伴同,臨水、迎風、覆雪之姿,枝頭花朵點點,小筆輕勾,如珠如玉清香襲人。心追玉冕的清峭、八大的勁拔、金冬心的樸拙以及白石老人的舒放。樹干以淡墨為之,新枝古干分錯交輝,極橫斜之妙,盡顯傲立冰雪的清絕氣質。吳君喜繪月中梅影,冰壸澄澈,纖塵俱凈,寒香一樹,意存無垠。


在花鳥的世界里,吳君雖以寫梅蘭竹為其長,但其培養藝術之心久長,旁涉百花、鳴禽也不計工拙自有妙趣。她的蘭蕙,清芬滿室、幽香襲人,其菊披霜叢放、霞璨東籬。吳君亦愛于梅竹間畫禽鳥,與君子相侶更顯雅意。


吳君花鳥意在寫情,情尚簡談,出明清諸家,而取秀挺幽麗之趣,自具品韻,又將古代沒骨、破墨諸法用于現代構成,多方探索,孜孜以求,逐步形成了自家風格。


古往今來,以寫梅蘭竹各家者,代不乏人,歷來多借物托興,寫意抒情。吳君落筆清雅,立意高古,給人一種寧靜高遠,滌盡塵囂的感覺。


他的梅蘭竹寄托著一種希望、一種生命存在的境界,愿把天下人帶入梅蘭竹的世界去踏雪覓詩。

 

吳澤全先生與記者交流時談道,梅蘭竹菊被譽為“四君子”,也叫“四有圖”。自古以來在中國人的心目中象征著純凈高潔、韻淡格雅的情操。如梅之凌霜傲雪,暗香浮動;蘭之清香四溢,滌盡塵垢;竹之高鳳亮節,虛心向上;菊之傲霜怒放,素雅宜人。


古往今來,國人欣賞梅蘭竹菊已到如醉如癡的地步。“四君子”在中國花鳥畫中占有獨特的地位,傳遞著中華民族特有的精神思想和境界。


儒家所倡導的“君子”思想,實則是向時代精英們標出了為人之涵養,行事之準則,進而期望通過君子言行影響社會風氣。從屈原《離騷》中一再詠嘆的“紉秋蘭以為佩兮”的高潔志向;到陶淵明以“采菊東籬下”的隱逸形象,向權貴階層傳達的絕不同流合污的錚錚傲骨;再從陸游筆下“無意苦爭春,一任群芳妒”那孤高特立的寒梅品格;到鄭板橋畫中“君子一身都是節,只重虛心不中重葉”的翠竹情操;無不體現兩千多年來,孔子所信守并踐行的“君子之道”,這一君子之道也無不通過文人墨客筆下梅蘭竹菊諸“君子”,得以傳承,并轉化為我們民族文化品格中的重要“基因”,從而讓一代代華夏子孫得到精神和思想上的感悟,使心靈得以凈化,也使文化古國的文化之光千百年來閃耀不泯。


吳澤全告訴記者,對畫家來講,畫“四君子”是最基本的必修課。它涵蓋了山水、人物、花鳥的基本筆法,即水法和墨法。要畫好這四種花卉并非人們想象的那樣簡單,非下苦功夫不可。不專注,不把心沉下去,一輩子也畫不好。如畫梅,一定要解決樁頭與枝干的問題,因為要表現梅花那錚錚鐵骨、傲雪凌霜,不屈淫威而又幽香四溢的品格,不講究樁頭枝干的技法是不行的。


畫蘭花,葉很關鍵,賞蘭賞葉,葉要畫得飄逸,轉折要自然,蘭葉要少,少則品雅精神。而葉少猶須筆筆見功。花要活,不活則死、則匠,品而無趣、乏味。


畫竹,要注意葉的特點,因竹葉是由多個介字形和個字形組合而成,其中濃淡搭配也要得當,竹竿要畫得有力度和亮度,墨宜活,下節短上節長,不能畫成甘蔗。


畫菊花,要注意菊的各種花型和用色,以及勾花的筆法。


總之,畫每一種花卉,都有各自的訣竅。吳澤全的總結非常精辟。


采訪要結束時,吳澤全先生滿含深情地對記者表示,藝無止境,精益求精,能陪著梅蘭竹菊“四君子”度過一生,足也!


編輯:四川藝術網

我們為您找到其它相關內容

  • 筆底名媛挹秀清 ——記著名女畫家賴素瓊
  • 穿越靈魂的丹青人生
  • 行走高原 大美靈性
  • 以真誠之心,撩撥心中的花鳥世界
  • 趙安如——中華文化復興踐行者 大型文獻類珍藏郵冊(
  • 我撰此文祭盧老

  • 分享:
  • 聯系方式

  • 電話:028-69891838
  • 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龍都南路576號
  •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•  
     

  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-2021 zgscys.com 蜀ICP:備13020192號-2

    版權所有四川藝術網 本站信息未經許可禁止轉載

    藝騰科技提供技術支持

    掃一掃加關注四川藝術網
    底部
    北京快乐8手机计划软件 黑龙江福彩前三组开奖结果 体彩大乐透开奖时间 快彩荐号专家 福彩三弟走势图专业版 河南二十二选五开奖结果 新加坡2分彩全天免费计划 吉林时时五星预测 pk10冠亚和单双 高频彩推荐号 时时彩合质是什么